翻頁   夜間
筆趣閣 > 響指神明重置版 > 第5章 色彩斑斕的厄運5

第5章 色彩斑斕的厄運5

 熱門推薦: 黎明之劍、 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、 詭秘之主、 元尊、 全職法師、 萬古第一龍、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筆趣閣] http://www.hhtxct.live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“隊長!有人!”

    “該死的阿金!我要殺了他!”

    卡蘭蒂趕緊拿起雙槍,認定了這個時候能出現的肯定是他!于是沖了出去!

    “救命??!救命!”

    眼前的人不是阿金,而是兜帽男,似乎受了傷!一瘸一拐的跑向了醫療兵卡蘭蒂!

    “怎么會是你?”

    “我好像中毒了,求你幫我治療!我的錢全給你!”

    仔細查看后,發現他兩條雙腿都被某種尖銳的植物劃傷,流出了綠色的液體!皮膚開始發黑!驚恐的雙眼跪地哀求!

    “這是夜織夢!每當夜晚來臨,織夢就會改變顏色散發毒氣,主動攻擊靠近的生物!”

    “那我還有救嗎?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誠實,就有救!”

    兜帽男愣了一下,隨即瘋狂點頭!命都保不住了,還怕說真話嗎?

    “井德大叔現在在哪?”

    原來卡蘭蒂早都發現了他身后的背包!要是兜帽男真的對老頭下了毒手,那就當場將其擊斃!

    經過一番交談后得知,兜帽男名為(夜無休),是遠近聞名的小偷,以坑蒙拐騙為生,長相猥瑣身材矮??!家中排行第二!所以大家給他取了個綽號叫做(鼠二哥)!

    聽說冒險者來錢很快,于是獨自來到營地,想著偷些錢就悄悄離去,可剛一到就聽說有個老頭想要去白森林,正在找向導呢!四周打聽后得知,魔境向導非常賺錢!所以才硬著頭皮接下了這活!原本打算騙了定金后就趕緊逃跑的,可是太多人盯著,徹底沒機會。

    許久之后,井德被救了回來,四肢一直處于深度麻醉當中,但意識非常清醒,還能講話,不過夜晚氣溫寒冷,老頭只剩半條命了,若是熬過整夜,必死無疑!

    卡蘭蒂給夜無休做了簡單的消毒處理,并且喂給他兩顆藥丸,一顆解毒,一顆昏睡!那家伙一心想活命哪里還顧得上思考!

    井德被惡魘侵蝕,解除麻醉是有些麻煩!好在醫藥箱里的藥品比較全!三個小時的救治,總算恢復了!只是手指還是麻麻的!有些不利索!

    “阿嚏!阿嚏!差點凍死我了!可惡?。?!要是沒有你們,恐怕真會沒命!真是太感謝了!不過,我現在真的沒時間了!如果有機會來維特鎮,我一定好好款待各位!告辭了!”

    “再見??!大叔!注意安全??!”

    破曉,井德頂著天邊的第一縷陽光加速前行!身體的麻痹感已經完全消除,但鼻涕卻不斷的留下!頭腦昏沉,渾身發冷,瑟瑟發抖!按理說正處夏日,不會如此陰冷!這樣看來應該是自己發燒了!雖然一直沒有睡覺,可身體麻醉的時間很長,算是休息了吧!

    穿越沼澤地,路過大峽谷,趟過湍急的河流,走錯過方向,遇見過大蟒蛇,被灰熊野豬追著跑!渾身被荊棘劃破,總算見到了傳說中的白森林!根據太陽的位置判斷,時間已經到了正午!

    前方很遠的地方,發現一片純白色的樹林,大概半小時的路程,這里感覺有點像幽暗森林。他披上了背包的棉衣,踏進樹林后,發現大相徑庭。

    地面始終濕潤,軟軟的,猶如踩著厚厚的被褥。不過很濕滑,陽光幾乎照不進來,偶爾幾縷微弱的光散落,到處都是發光的青苔,閃爍著藍光。猶如星空一般,好看極了。

    空氣中有淡淡的異味,像魚類身上的腥味。樹表面光滑濕潤,沒有見過的樹種,通體晶瑩剔透,樹干純白竟能看到樹心。

    怪樹頂端葉子巨大,依然純白,組成屏障擋住陽光。地面熒光,星星點點,藍色的藤縱橫交錯,像人體的血管,雜亂密麻鋪滿大地。

    偶爾發現巨型蘑菇,光澤透亮,鮮嫩柔軟,滴落藍色的液體,從來沒見過的植物,像極了幻境,井德無法確定,這是現實還是夢中。

    突然,不遠處有東西在動。他立刻躲在了樹后,仔細觀察,心跳在逐漸加快!心想,莫非是傳說中的奇異生物?井德不敢做聲,呼吸也控制得謹慎,倒吸著寒氣。

    個頭不大,瘦瘦的,好像在盯著一顆植物。又不能確定,可當那個東西轉過正面時,井德心臟劇震,嚇倒在地,發出驚愕:

    “啊額~~~~~~”

    怪物發現了他,開始靠近,雙腿無法動彈的井德,翻過背后的背包,堵在眼前,嘴里大喊道:

    “滾開,滾開!”

    這東西嘴臉極度丑惡,逐漸靠近時,他看到了怪獸的正面,雙眼足有拳頭那么大,鼻翼圓長,綠色的皮毛,整個脊背竟然腫脹起來,擁有四肢,更加可怕的是,它竟能直立行走!

    井德知道自己死定了,拼命的揮動背包,這時雙腿已經被嚇得動彈不得了!

    突然,仿佛聽到有人在說話,像是擋住嘴巴說出來的。

    “你是怎么來到這里的?”

    井德四處尋找,以為有人來救他了??筛緵]人!難道,是面前的怪物,越想越嚇人!

    “它竟然會講話!天哪”

    “對對對不起,我不知道這這這是你的地盤,請別別吃我好嗎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”

    “喂,喂,這位大叔,你別怕啊”

    “大叔,你看我不是怪物,這是防毒裝!真是的,你有見過這么可愛的怪獸嗎?嘿嘿!”(故意拉長“這么”兩字的讀音)

    只見它用雙手背過腦袋,摘下了面具,竟是一個長相可愛的短發男孩,摸了摸腦袋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這小崽子!這么危險,跑這里來玩什么?還嚇地大叔我差點背過氣去!真不讓你家人省心啊”

    井德停止揮砍,定睛一看,卻是個十來歲的毛頭小子,站起來就是一記頭槌,用力揪起他的耳朵。

    “啊喲,大叔,你輕點!你可以叫我小諾”

    交談許久后了解,這孩子叫(波頓),今年十二歲,父親是個發明家,紫霧擁有大量的神奇物質,特地來這采集樣本。

    波頓說的頭頭是道,有板有眼,大叔也是聽的天馬行空,云霧繚繞,總之就是沒懂。

    不過經過大叔的描述,目標指向了森林最深處的水譚。

    水潭赤紅,周圍盡是怪石,晶瑩剔透,水中央有一片土地,土壤烏黑,藍葉金花,蔥蔥郁郁,漆黑荊棘重重包圍,猶如黑蛇盤旋,口中咬食!

    “莫非這就是?”

    “沒錯!它就是百冢!”

    井德毫不猶豫往前走去,小諾看到此狀急忙阻攔,抱住大腿道!

    “大叔?你干什么???”

    井德詫異回頭!

    “我割了草就回來!你別怕!”

    “紅色的液體,透明的石頭還有黑色的泥土,難道你不知道那些是什么嗎?”

    “是什么?”

    這一句話鎮住了井德,不明覺厲??!

    “腐蝕水,麻痹石,還有控心粉!腐蝕之處僅剩白骨,麻痹之人永久癱瘓,蠱惑心智控制身體!要是進去了,還有命活嗎?”

    “???好險??!那怎么辦?時間快不夠了!”

    井德聽完心中難免后怕,完全不敢想象那場景,波頓拍了拍胸脯,穿上了防毒裝道!

    “交給我吧!呵呵!這花是很可怕的,如果采摘時不放入封閉的器皿中,它散播出來的花粉,就足以吸干采摘人的水分,最終變成一具干尸。這也是它貴為天價的原因,是一條條甘愿成為尸體的人命,用傳遞的方法運出山谷的?!?br />
    在防毒裝面前,果然下水采摘格外容易!

    井德心想,如果沒遇見這小子,估計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,這或許便是緣分吧!雙手緊握,暗暗祈禱!

    “對了,小諾,你是怎么進到這里的?那么寬的一道天然深淵裂痕啊”

    “唔~~~你猜??!嘿嘿”

    邊走邊交談,波頓口含糖果,費勁的脫著防毒服裝。

    “大叔快幫幫我!卡住頭了!”

    “誒喲!這衣服還挺重!好了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進到這里來的?”

    “我的車停在外面哦!”

    井德感覺智商不夠用,跟這孩子無法交流??!

    “馬車怎么進來的?那么寬的裂痕!”

    “吶,大叔你吃糖果嗎?橘子味還是蘋果味?”

    “嗷嗚嗷嗚嗷嗚.........”

    突然,傳來某種野獸的嚎叫。粗略判斷至少3只以上,井德抓著波頓的手奔命。

    跑出樹林,順著聲音看去,果然是一群野獸,波頓驚慌的喊道:

    “太背了吧!媽呀,居然是血鋼狼??!”

    野獸沖了出來,足有四只,繁茂的草從中,波動著蔥郁,高速逼近,井德回頭目睹了這野獸的真面目……

    3米之高,5米左右的長度,青目獠牙,像是放大了數倍的野狼,身體由鋼鐵護甲包裹,完全是大象的體型。

    不僅如此,速度之快,留下的只有絕望,此刻逃跑顯得如此幼稚。

    死神般的野獸不斷接近,想象著被撕成碎片。井德祈禱著上帝,希望能放過這孩子,哪怕自己被吃掉,他閉上眼睛,停止掙扎。

    “砰!

    砰!

    砰!

    砰!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,聽到槍響,連射四槍,身體本能得閃躲。

    睜開眼睛,矮小的波頓,拿出改良的手槍,對著血鋼狼開火,井德竊喜:

    “感謝上帝保佑,我一定會去教堂做禮拜的”

    嬌小的雙手舉著沉重的手槍,造型獨特,槍口直徑如拳,厚重金屬,棱角分明,槍身半臂,槍體純黑,錐形彈藥,彈頭赤紅,外掛頂端。

    少年努嘴射擊,不斷翹起落下,后坐力驚人,推動著孩子的身體后撤。

    金屬彈頭巨如拳口,灼熱的劃過空氣,尾端連接赤色液體,盡管沒有擊中,卻形成沖擊彈道,異常強烈,

    一顆命中樹體,周邊5米仍被波及,樹群爆得粉碎,隨處都是木屑。

    兩顆命中巨石,炸裂直徑1米,深約半米。

    最后一顆,翹頭射向了天空,半空爆破,四周散開,瞬間形成血色火焰!

    火藥爆燃的氣味,到處彌漫,如此的威力,四匹血狼,遲疑驚慌,愕然止步,躲避子彈。

    波頓的槍法差的離譜,此時已被團團圍住,兩人只好背靠著背。

    “喂!小子,你還有幾顆子彈?”

    “剛才發射了四發,還有三發”

    上帝在開玩笑吧!井德奪過波頓手中的槍,精準瞄準了三匹狼

    “砰!

    ……砰!

    ……砰!”

    又是三槍,兩只穿過了頭顱重重得摔在地上,綠色血液噴涌而出,劇烈的抽搐,停止狂吼。

    一只打中了腹部,血肉爆開地上哀嚎!完全失去了戰斗力!最后一只發出嗷叫,后退了幾步。

    “喲!大叔槍法不錯??!”

    井德慶幸又絕望,慶幸的是,年輕時射擊課程沒有偷懶。絕望的是,還有一只該怎么辦!緊抱著諾頓,緩緩后退悄悄問道。

    “喂!小子,你身上還有什么法寶都拿出來?再不幫忙以后都沒機會了”

    “唉,真沒有了!大叔,車上還有一把槍,不過我們距離車的位置太遠”

    所指的方向,大概有500米,井德大腦高速運轉,思索著拖延時間的方法。。

    看著想要逃跑的人類,不斷泛出粘稠的口水,瞳孔從青色轉換成赤紅色,發出嚎叫,腥臭無比震耳發聵。

    最終,失去了耐性,奮力沖上前去,似乎想為同伴報仇。狼爪狂暴的抓著,高高躍起,尖銳的牙齒,沖向面前的人類,張開了饑餓的大口。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上海福利彩票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