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筆趣閣 > 三國小霸王 > 第2441章 天子駕臨

第2441章 天子駕臨

 熱門推薦: 民國諜影、 神醫凰后、 重生最強女帝、 玄天龍尊、 時尚大撕、 間諜的戰爭、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筆趣閣] http://www.hhtxct.live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天子將駐蹕甄家的消息一經傳出,整個冀北都震動了。

    說起來,冀北也是出過天子的,漢桓帝、漢靈帝都出自冀北,還多次減免河間賦稅,比于豐沛,但他們的名聲實在太差,實惠也有限,對冀北人觸動不大。

    孫策則不然。他不僅是大吳的開國皇帝,武功蓋世,更推行仁政,讓平民有飯吃,世家有錢賺,名聲甚好。他以五年為期,承諾冀州世家的產業只增不減,雖說剛剛過去兩年,但絕大多數人已經看到了希望。別的不說,百姓的日子一天天的好起來是真的。

    百姓手里有了錢,生意自然好做。這么粗淺的道理,就連織席賣履的婦人也知道,精于商賈之道的中山世家自然更清楚。

    當致富變成切實可見,榮譽就成了追求的目標。毋極出了一個甄夫人,整個冀北人都覺得與有榮焉。只要有點身份的,都想借著甄家接駕的機會,在天子面前露個臉,親眼看一看這位只用十年就鼎立新朝的少年英雄。若能賞個一官半職,那就更好了。

    一時間,毋極甄家門庭若市,每天都有成群接隊的人上門拜訪。甄家人脈原本就廣,只是仕途不暢,只被人視為商賈之家,來往的也多是商賈、當地豪強,與士族關系卻不大。如今天子駕臨,似乎整個冀州都成了親戚,人人都能扯上點關系。

    甄邯依附王莽的黑歷史終于不再有人提起。

    一個風和日麗的清晨,甄氏一族在張夫人的帶領下,盛裝出迎,在滋水邊等候天子駕臨。

    滋水兩岸,烏泱泱的全是人群,連樹上都站了人。新任鎮北將軍董昭不敢有絲毫大意,將麾下能調動的兵力全部調來,在滋水兩岸列隊,五步一人,他本人則帶著親衛營,乘快船來回巡視,生怕出現意外。

    中山尉、毋極縣尉也不例外,帶著郡兵參與警戒。天子駐蹕毋極,這是他們的機會,任務完成得好,履歷中必然記上一筆,以后升遷就有了資本。這么好的事,若是因為一時疏忽辦砸了,他們會后悔一輩子。

    在鎮北將軍府駐軍和郡兵的協同下,人群被分為三個層級,張夫人和甄氏、張氏親屬站在中顯赫的中間,其他世家的站在略遠的地方,普通百姓則四處尋找合適的位置,希望著能遠遠看一眼皇帝的儀仗。若能一窺天子的身影,他們也就滿足了,不指望能到近前,看清天子的相貌。

    那是權貴們才有的特權,不是他們這些布衣能夠奢望的。

    無雙數眼睛的注視下,年近六旬的張夫人面帶矜持的笑容,坐在寬大的馬車上,四面的琉璃窗大開著,涼風輕拂,從窗戶里鉆了進來,讓她神清氣爽。不過更讓她心情愉快的還是四周充滿羨慕,甚至不乏妒忌的目光。

    六十年人生,四十余年的甄家女主人,誰會想到她有揚眉吐氣的這一天?

    連她自己都沒想到。

    不斷有侍女前來請示,某某夫人請見,張夫人一概不見,只是派人禮貌性的回個話。她現在才沒時間和那些人閑聊呢,養足了精神,待會兒接駕時一定要表現出最佳的狀態。

    這才是今天最重要的事。

    大約辰時初刻,正當人群嘰嘰喳喳的議論著天子車駕將是何等威風的時候,有一艘快船逆滋水而上,船上建著牙旗,標志著是天子前導的身份。人群立刻安靜下來,無數雙目光看著船上的將士。

    董昭迎了上去,很快傳出命令,天子將至,請所有的官員、百姓保持安靜,各安其位,不要隨意走動,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誤會。

    消息傳出,人群一陣興奮的騷動,如同一陣清風掠過,驚起飛鳥無路。

    很快,滋水上出現了更多的帆影,一艘巨大的樓船緩緩駛來,身后跟著大大小小的戰船。樓船上樹著大纛,戰船上舉著戰旗,被南風輕輕吹拂。

    船腹下翻滾著白色的浪花,攪亂了滋水,巨大的船體推開一道道波浪,拍打著兩岸,嘩嘩作響。

    樓船靠岸,舷艙打開,盛裝的甄宓在十名威風凜凜的羽林女衛保護下下了船,緩步來到張夫人的車前。張夫人不敢怠慢,早早的站了車,在路邊等候。等甄宓走到面前,躬身下拜。

    “民婦張氏,見過夫人?!?br />
    張氏身后的甄氏、張氏男女紛紛請安,一時間鶯鶯燕燕,好不熱鬧。

    人群中,十幾個少女眼熱地看著甄宓,看著甄宓身后那十名身披甲胄的羽林衛。雖是女子,可是披上甲胄之后,這些羽林衛英姿颯爽,讓人挪不開眼睛。在她們的襯托下,甄宓也有了一番大富大貴之家也難以企及的皇家威風。

    待張夫人等人見過禮,甄宓還禮,挽著張夫人的手,一聲“阿母”剛剛出口,眼淚便涌了出來。張夫人掏出手絹,為甄宓拭去眼淚,笑道:“阿宓,今天是我們毋極甄氏最風光的時候,你應該開心才是啊?!?br />
    “阿母,我就是開心呢?!闭珏当е鴱埛蛉说氖直蹞u了搖,撒起了嬌。離鄉數年,她與母親親近的時候太少了,上次他們去建業,見面的機會也屈指可數。

    時間緊迫,甄宓來不及和其他人寒喧,和幾個長輩見禮后,便拉著長嫂李氏的手,告訴她甄像在天子身邊,馬上就到。李氏喜極而泣,連聲致謝。她的丈夫甄堯早夭,只留下甄像一個孩子,如今甄氏攀上了鳳尾,甄像也成了天子近臣,將來加官晉爵,繼承甄家家業,她也就熬到頭了。

    李氏一向不為張夫人所喜,因為甄宓的緣故,她才在甄家得到了應有的待遇,如今兒子又因為甄宓得侍天子左右,對甄宓更是感激莫名,連聲致謝。

    寒喧中,又有船隊趕到。一艘艘樓船在碼頭停下,一隊隊騎士下了船,沿著大道前進,在鎮北將軍府的駐軍之內列隊。雖然是夏天,這些騎士還是全副武裝,手持以白色馬尾裝飾的精鋼長矛,腰挎長刀,甲胄和長矛被陽光照得閃閃發亮。

    “是白毦士?!庇幸姸嘧R廣的人叫了起來。

    不少人都聽說過白毦士,知道這是大吳最精銳的騎兵,雖然上陣的機會不多,但每戰必勝,而且是摧枯拉朽般的大勝,指揮白毦士的將領也都是戰功赫赫的名將。此刻親眼看到白毦士的英姿,頓時興奮起來。

    “嘖嘖,真是威風,不愧是陛下的親衛騎呢?!?br />
    “那還用說,這可是陛下最早建立的騎兵。第一任指揮官可是陳到陳叔至,屈指可數的汝南名將?!?br />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聽著百姓們的議論,白毦士們面無表情,只是腰桿挺得更直。

    白毦士過后,虎賁郎們在許褚、典韋的率領下下了船,在白毦士的身后立陣,形成了一個方圓百步的圈子,除了甄氏、張氏之外,所有人都被隔在了外面。

    在重重保護之下,甄氏、張氏的男女老少獲得了與眾不同的待遇,榮譽感進一步爆棚。身為核心,甄宓身上更是聚集了無數目光。

    甄氏、張氏擁有的這一切,都是她帶來的。

    甄宓雖然知道事情并非如那些鄉黨所想,但她卻非常享受這一刻。她知道,這是天子給她的榮耀,給毋極甄氏的榮耀,而袁權也從中起到了積極的作用。若不是袁權主動提起,天子不會這么快成行。

    滴水之恩,當涌泉相報。

    萬眾矚目中,天子的座艦到達碼頭,巨大的雙體樓船如同小山一般,樓船上的桅桿更是高聳入云,巨大的鳳旗如同云端,岸邊的百姓幾乎要將脖子折斷,才能看到樓船的全貌。

    一群少年侍從下船,在跳板兩側列隊,甄像也在其中。

    二十名大漢站在舷邊,舉起巨大的號角,吹奏出悠長的號角聲,宣告著天子駕臨。

    在無數目光的注視下,孫策出現在舷邊。他頭戴紫金皇冠,身著銀白色窄袖錦袍,只有胸口位置繡著一頭展翅飛翔的火鳳凰。除了腰間的一塊羊脂白玉佩,他身上沒有太多的飾品,看起來清爽、利落,不像是富有天下的皇帝,更像是輕裝簡行的士子,只是舉手投足間自有睥睨天下的豪情。

    孫策面帶微笑,環顧四周,然后拱起手,環環一揖,朗聲道:“中山的父老辛苦。朕何德,敢勞諸君相迎,感激之至。賜,其免中山租賦一年?!?br />
    孫策的聲音雖大,能聽到的人卻還是非常有限。幾個少年侍少翻身上馬,向不同的方向奔馳而去,來到人群面前,勒住坐騎,緩緩而行,舉起手中的天子令旗,大聲傳達孫策的旨意。

    “天子感激中山父老,賜免租賦一年?!?br />
    少年們的聲音清亮,氣息平穩,即使是隔得遠些,也能聽得清清楚楚。聽說天子下船伊始,便免了中山租賦一年,圍觀的百姓們頓時沸騰了。

    “萬歲——”一個年輕人舉起手,大聲高呼。

    “萬歲!”

    “萬歲!”

    山鳴海嘯般的萬歲聲中,滋水兩岸的百姓紛紛跪倒在地,向著天子的方向磕頭謝恩。

    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上海福利彩票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