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筆趣閣 > 世子的崛起 > 一百一十五、大將軍冢道虞

一百一十五、大將軍冢道虞

 熱門推薦: 民國諜影、 神醫凰后、 重生最強女帝、 玄天龍尊、 時尚大撕、 間諜的戰爭、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筆趣閣] http://www.hhtxct.live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?    除去忙著接貨,李業這兩天也算清閑。

    好領導向來要學會讓自己放松,年貨的事情有嚴毢張羅,聽雨樓那邊有嚴昆打理,酒窖有固封看著。

    他早上跟陳鈺打招呼,教魏雨白八極拳,然后教秋兒數學,一日之計在于晨,早上是最好的學習時間,因為注意力集中。

    中午吃過午飯去固封那看糧食發酵的情況,下午和趙四一起做水力驅動裝置的可行性研究,當然德公也會帶著阿嬌來,是來問他那天在聽雨樓里說的“戰略”與“戰術”的問題。

    要解釋這種問題有實例最好,其實最明顯的對比就是國軍打共軍,當然這個德公不知道,那就只能找他知道的作比,最突出的例子就是劉備和諸葛亮了。

    當然不是演義中的,而是正史記載的,二者最大的區別就是劉備胸有大志,卻沒有戰略思維,諸葛亮是有的。正史上沒有什么火燒博望,草船借箭,赤壁之戰期間諸葛亮最大功績就是靠外交促成孫劉聯盟,僅憑這點他就是劉備這方的最大功臣。

    李業用這些例子給德公講什么是戰略,什么是戰術就清楚明了了。

    很多時候德公和阿嬌都聽得入神了,然后順帶就蹭了頓飯,李業總感覺他們是有預謀的。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冢道虞騎上戰馬,帶了個下人徑直向皇宮飛奔而去,尋常人到他這個年紀受不得馬背上的顛簸,但他一生戎馬早就習慣了。

    將軍府中大多都是他曾經出生入死的部署,故而沒那么多規矩,也不像其他府中下人。

    按理來說景朝即使是樞密使甚至同中書門下平章事都是不得開府的,但他諾大一個將軍府養些人是沒問題的,只不過沒有自治事務的權力,封賜官身還要通過中書和皇上,所以手下兄弟大多沒撈到好,他們也不在意。

    所謂開府就是開辟府衙,自置幕府與幕僚部屬,自行治事。在前朝宰相可以開府,車騎將軍以上也可以開府。

    但到了本朝,限制就嚴厲得多。特別是元豐元年之后,皇上越發強勢,不斷削弱重臣權力,滿朝文武連王越都不能開府,他這個樞密使也一樣。

    當初太宗皇帝李肆開了一個先例,要開府須加散官“開府儀同三司”,這是個從一品散官,加過的卻只有開國宰相晏殊,加此官者可以開府,辟幕僚,自治府事,禮儀待遇同太師、太傅、太保。

    “將軍,皇上今日怎么突然想見你啊,自從上次馬政的事被駁回之后可從未有過?!瘪R兒疾馳,路邊行人急忙退讓,跟在冢道虞身后的中年男子問道,敢在開元城內縱馬的人不多,因為何昭的存在就是皇親國戚也不敢。

    冢道虞搖搖頭:“我也不知,只怕不是什么好事?!?br />
    待到午門外,兩人停馬,下人在門外看馬,冢道虞一個人走進去,他步子不大,卻很快,走起來腳下帶風,身體似乎沒有重量一般。

    武德司眾多守衛見他都連忙低下頭不敢直視,大家都私下都議論老將軍的眼睛逼人,讓人不敢看。

    冢道虞一路憂心忡忡,他不知皇帝召見是何事,但大概不會是好事。

    他之前一直力主改軍制,撤除三衙,將侍衛軍兩司合并,不分侍衛軍馬軍指揮使還有侍衛軍步軍指揮使,都由樞密院直接訓養。

    因為到了戰場上哪會分什么步軍指揮、馬軍指揮,情況瞬息萬變,多一分耽擱就少一分勝算,禁軍冗雜無用的官制只會拖后腿。

    可一開口當即受到殿前指揮使楊洪昭,侍衛軍步軍指揮使童冠彈劾,說他想大權獨攬圖謀不軌。

    同時他還力主優先發展馬軍,步軍靠后。

    他征戰數十年深知其中利害,景朝官定步人甲槍手甲七十斤,甲葉一千八百枚以上,弩箭手甲重六十斤,甲葉一千五百枚以上。

    如此斥資打造,還不如讓弓弩手著輕甲,剩余財帛用于充畜軍馬,壯大馬軍,只有馬軍強大,才有機會一舉重創遼人。

    結果才一開口,滿朝反對,各個說得頭頭是道,說什么“養一軍馬之資足以蓄五名步軍”,還有人當堂得意的給他算起來。

    這些人連戰場都沒見過,說起不負責的話來倒是張口就來,顯得自己學識出眾。

    眾口鑠金,他一時語塞無法反駁,此事就被駁回,之后他再三提起依舊滿朝反對,最終只能不了了之。

    他心中也是心灰意冷,從此不問朝堂之事,上朝也閉口不言,充耳不聞。

    之所以開口幫魏朝仁也不過因為十年前在關北共事,那時候魏朝仁還只是小小的廂軍都統,但也看得出是個會打仗的人,所以開口。

    從午門入宮要走好一會兒,來引路的太監沒有帶他去正殿,而是繞了一圈進側殿。

    側殿外公公先進去通報,不一會兒皇上就召他進去。

    一進側殿,上方坐的正是皇上,而下方還坐著一個人居然是王越,當朝同中書門下平章事,景朝如今朝堂上只有兩個正一品銜的人,一個是加太傅的王越,一個就是加大將軍的他。

    冢道虞先行禮,然后和王越隨意作揖,兩人交集本就不深,而且他們心中也明白陛下不會希望他們有交情。

    “陛下急召臣覲見不知有何事?”他直接問道。

    皇上沒回答他,先是道:“給冢將軍賜座,今日話頭很長,還是坐著說吧?!?br />
    兩個小太監匆匆搬上一把老梨花木椅,冢道虞也不矯情,直接坐下了,這時皇上身邊的太監福安才將一厚厚的奏折送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皇上開口道:“冢將軍看看吧,這是王卿呈上的奏折,朕看了一早上,發人深省,又想起你之前的話所以將你叫來看看?!?br />
    冢道虞有些疑惑,他不參政事,乃是武將之首,王越遞上的奏折他何干?

    帶著疑惑他打開厚厚的奏折看起來,初始一目十行,隨即皺眉慢了下來,越看越慢,慢著慢著開始仔細的字句琢磨起來....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上海福利彩票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