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筆趣閣 > 世子的崛起 > 兩百、寶船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筆趣閣] http://www.hhtxct.live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這事確實說來話長,而且說法眾多。

    世間之事本就如此,每件事總有無數種說法,你我各自不同,沒什么絕對說辭,所以才會有見人說人話,見鬼說鬼話之說。

    李星洲嘴上自然說德公問他有沒有對付遼人騎兵的方法,他思來想去想到一個辦法,可需要大量鐵來試驗想法,其實這只是一部分原因,真正的想法是他想自己掌握強大的武力。

    可在大將軍府,此事只能說前一半,不能說后一半,這就是見人說人話,見鬼說鬼話。

    正堂中,冢道虞聽完后來興趣:“對付騎兵的東西,與老夫看看?!?br />
    李星洲忍不住搖頭,讀書人和武人果然不同。若是德公,說這話肯定是說“可否與老夫看看”,可到冢道虞這里就變成“與老夫看看”了,疑問句變成了祈使句。

    “不能?!崩钚侵薷纱嗟幕卮?。

    冢道虞也不生氣,微微遺憾,不過也就此作罷:“既然你犯下如此大錯,為何還要大張旗鼓到我府上,想禍水東引還是求老夫庇護?”

    他說著端起衛川送上來的茶:“若是你這么想還是走吧,老夫無能為力,也不想牽扯進來,你我之間還未熟識到這等地步?!?br />
    李星洲也端起茶杯:“不是,我來自有打算,將軍不必操心,今日順道來談談軍隊改制之事,畢竟書信來往實在不方便?!?br />
    冢道虞皺眉,端著茶杯想了一會兒:“那便在外堂說吧?!?br />
    一旁的衛川目瞪口呆,他完全不明白今天到底是怎么了,往常他去王府送個信都要小心翼翼的,跟做賊一樣,沒想到現在.....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李星洲聽冢道虞說完童冠的問題,也皺起眉頭:“他向來這樣?”

    “向來如此,此人一直以忠君為國自居,這倒也沒什么,人臣自當如此??墒撬麑嵲谧龅绿^,偏執且四處張揚,就是尋常跟同僚說話也總往這上面說,時間久了大家都不好跟他說話了?!壁5烙莸?。

    “就沒人提醒過他嗎?”李星洲問。

    “自然有,而且不止一個,畢竟他若尋常說任何事也總說到忠君為國上去,那便總是說跑偏了,如何相處。當初他的同僚好友,我的老部下,侍衛軍馬軍指揮使趙光華就勸解過他?!?br />
    說到這冢道虞搖搖頭:“可他卻回‘忠君為國臣子本分,有何尷尬不適之說,我看是你心中有鬼’自此兩人便不再要好如初了?!?br />
    李星洲點頭,大概明白童冠是個什么樣的人了,還真是個奇葩,“他是真忠君為為國還是假忠君為國?”

    冢道虞搖搖頭:“老夫也不知?!?br />
    “不會是葉公好龍吧?!崩钚侵薜?。

    冢道虞不說話了,這種話李星洲身為皇家子嗣自然可以說,他卻不能。

    “總之若他不松口,此事難成?!壁5烙菘隙ǖ恼f。

    李星洲點點頭,三衙三大首官,殿前指揮使、侍衛軍馬軍指揮使、侍衛軍步軍指揮使,要動三衙必先過這三人。

    現在殿前指揮使楊洪昭南下蘇州,侍衛軍馬軍指揮使趙光華是冢道虞舊部,向來以他馬首是瞻,當初對魏朝仁的立場也好,如今的軍隊改制也是。

    剩下的攔路虎就是童冠了。

    “這次機會千載難逢,絕不能錯過?!崩钚侵掭p輕敲著桌面道。

    恰好趕上安蘇府叛亂,三衙一把手殿前指揮使楊洪昭離京,太子也不在,如此大好形勢,可以說天賜良機,過了這個村就沒這個店,錯過這次,再想找機會插手軍務,簡直難如登天!

    他身為世子的敏感身份,太子要是回來,就怎么都輪不到他了......

    李星洲用指節輕輕敲擊著桌面,整個屋子都安靜下來,一時居然沒人出聲打斷他,他思緒千回百轉,腦子高速運轉起來,許多知識都統統如潮水涌上心頭......

    許久之后,他停下手上的動作。

    “如何?”冢道虞問。

    李星洲搖搖頭,然后又哈哈一笑:“哈哈,也好,那就賭一把吧?!?br />
    “賭?”

    “大將軍不敢嗎?”他反問。

    冢道虞不屑一笑,放下手中茶杯:“尋常市井匹夫做賭,不過賭些錢財家當,最多也不過賭自身性命一條罷。老夫這一生賭的的命可有千千萬萬條,國運興衰,江山社稷都賭過,會怕賭?

    不過賭有賭法,你先說清到底要怎么賭,老夫才能決斷?!?br />
    李星洲端起茶杯:“哈哈,確實,我跟大將軍比不了,我們就賭童冠是不是真的像他表現的一樣忠肝義膽,成與不成,在此一舉!”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開元城中段江中,一艘巨大寶船在眾多纖夫拖曳下逆流而上。

    龍首裝飾,珠玉卷簾,閣樓層層,從底層到高處一共有三層,船首到船尾足足有十余丈,船上雕花樓閣,祥云彩飾,足足高出岸堤好幾丈。

    就如漂浮在河上的龐大宮殿,任何人在這龐然大物面前都會有難以言喻的壓迫感。

    樓船四周已經聚集大量觀看的人群,這就是今年上元節花船。

    在京都每年上元佳節,各大商家都會出錢,打造寶船。之所以商人如此舍得花錢是因為這寶船晚上會巡城,而且有官府衙役押護,從大江上端直下,京都有名的頭牌大家都會在上面唱詞,角出花魁。

    眾多才子為奪美人芳心會想破腦袋,恨不能做出幾首佳作,送到寶船之上,討得歡心,文墨書卷氣息十分濃重。

    官府支持,加之文氣十足,能得名氣,這些都是商人最想要的!

    而且造寶船各家所出銀錢,會加開元府大印,四處張貼布告,是得名聲最好的時機。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“參兄覺得如何,江州也有這寶船雕樓否?”一個風度翩翩的文士手指白紙扇問。

    他旁邊看起來三十多歲的胡服男子搖搖頭:“馬兄說笑,我們江州窮鄉僻壤,哪比得上京都盛世?!?br />
    “哈哈哈......”馬原靠著雕花回廊得意笑起來:“說得也是,除去京中確實見不到,這包船據說造起來就花了好幾萬兩,更別說上面的華貴裝飾,稀奇寶貝?!?br />
    參吟風嘴角抽了抽,只是點點頭。

    “我方才見殷殷姑娘正問參兄在哪呢,參兄不去見見佳人么?”馬原笑著問。

    參吟風看了他一眼,微微有些不屑,有些東西他怎么會看不明白呢,他只不過不想惹事罷了,于是站直身體道:“馬兄可知在下今年虛歲三十,卻未曾婚娶,家中只有幾門小妾是為何?!?br />
    “哦,這倒是奇了?!瘪R原收起紙扇,裝作不在意的樣子,看著遠處的寶船。

    “只因在下心中早有心儀之人,可惜美人難求?!?br />
    “哈.....那是誰......誰讓參兄如此掛心,莫非殷殷姑娘,否則也不會專程從江州趕來.....”

    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上海福利彩票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