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筆趣閣 > 世子的崛起 > 兩百九十一、遼國;女真;西夏(上)

兩百九十一、遼國;女真;西夏(上)

 熱門推薦: 民國諜影、 神醫凰后、 重生最強女帝、 玄天龍尊、 時尚大撕、 間諜的戰爭、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筆趣閣] http://www.hhtxct.live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邳山下,煙火熙熙,篝火營帳,密集排列到遠處山腳,風頭甚至蓋過后方十幾里外的上京城。

    這樣的喧囂已持續兩月左右,已到人心躁動的地步,最近六部族長都時常來金牙帳中抱怨,表示對此不滿。

    幾十萬人集結在邳山腳下,卻久久不動,民眾放牧、打獵都受到極大影響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時常有沖突,契丹六部,雖同歸金牙帳下,可為搶奪草場水源,常有沖突,到流血死人的地步,若死得人不多,可汗就會睜只眼閉只眼,若是事情鬧大,則由可汗裁決。

    說是裁決,這本來就是誰說誰有理的事,不管怎么裁斷,都會有人不服積怨,留下間隙。

    因此,如今長時間將六部之人聚集一處,時間越久,積怨越容易引發,變得躁動不安。

    耶律術烈可汗東進未歸,其子耶律惇年幼,難以服眾,所以近來六部族爭論不下,無休無止。

    耶律雅里是女子,每到六部族長找皇兄說事,她都插不了嘴,只能退出金牙帳外,騎著愛馬到山頭吹風,那些各部的權貴子弟,便有機會湊上來討好她。

    要是以前,她覺得這些話好聽,可聽多了也就覺得無味,再不想多聽。

    這時才知道麻煩,那些話想聽的時候有,不想聽時也不好讓人閉嘴,只覺得在耳邊蒼蠅一樣嗡嗡不停。

    時至黃昏,耶律雅里卻有些心煩意亂,時不時看了遠處燈火通明的金帳一眼,她知道金帳中皇兄必然左右為難,在六部族長面前受盡欺負,心里難過可也毫無辦法,只能干著急。

    耳邊還有那些人吹噓的話,有講說打過虎狼的夸張故事,要么炫耀自己殺過多少人總之越聽越煩亂。

    耶律雅里心中擔心的還是父皇,去接高麗貢使,可已去快一月了,也無人歸來,按理來說父皇帶了五萬大軍東進,區區女真,怎么都不會有事。

    可也忍不住憂心,因為去年女真和遼國曾聯合攻入景國關北,父皇為她帶回了很多漂亮首飾,也無意中提及女真人確實兇悍,女真的鐵浮屠以一當百。

    還稍微提過那女真鐵浮屠。

    女真信佛,浮屠在佛教有鐵塔之意,在遼國,身披甲的步兵也叫鐵浮屠。

    可父皇說女真鐵浮屠只有上千,卻是騎兵,人馬都披著厚厚鐵甲,從人到馬,只露四個眼睛,陣前一下沖進景陣去,景國人就被沖散了。

    他們遼國雖平時說景人怯懦,可到戰場上,從來不敢和景人這么打仗的,他們都是打完一陣然后借馬力跑開,然后再打一陣,其實若算下來,是敗多勝少,靠馬贏。

    女真的打法則完不一樣

    西夏人也有平夏鐵鷂子,那都是人馬皆披甲的世代相傳精銳之師。

    種種細碎的念頭,不好的猜測,一一涌入耶律雅里腦中,她越想越是不安,那邊父皇卻久久沒有消息。

    要是女真人設伏怎么辦?要是高麗人使詐怎么辦?要是他們合伙使詐

    就在她胡思亂想時,遠處山梁上,一堆密集火光照亮夜色,密密麻麻的光點緩緩移動,翻過山梁,染紅半片山坡,后方山谷中也隱隱有著火光沖天。

    耶律雅里看呆住,大軍,那是大軍!

    她心中狂喜,二話不說打馬向著山坡奔去,手上和脖子上的鈴鐺叮鈴作響,在夜里清晰可聞。

    一路鈴兒響,那邊身后的權貴子弟紛紛喊著追上來,可他們都追不上雅里的雪白小馬。

    馬兒在樹林陰影中避開亂石、樹根,疾馳下山,向著對面山梁奔去,一路上馬蹄飛馳,看得路人驚心動魄,有人驚呼著讓她小心,可耶律雅里都聽不進。

    她心中都是激動和高興,黃昏縱馬很危險,但若是她的愛馬就不一樣。

    兩邊樹木飛快向后退去,頭頂影子飛快退去,隱約間,他看到遠處林中光亮,身后黑暗快速退去,光越來越亮,越來越亮!

    “父皇!”她高興的叫到,下一刻,臉上笑意頓時沒了

    確實是可汗大軍歸來。

    可是

    父皇騎馬在最前,馬背上還放著個身著紅裝的高麗女子,那女子面目酥紅靠在父皇懷中,他的大手已伸到高麗女子胸前衣襟中,滿臉惡心的笑意。

    可汗聽聞林中聲音一愣,隨即連忙收手,尷尬笑道:“雅里,你怎么來了?!?br />
    耶律雅里滿臉不悅,嘟嘴道:“我來接你,現在看來父皇根本不用我接!”說著調轉馬頭便要走。

    可汗連忙將懷中高麗女子扔到地上,女子痛呼出來,他打馬上前大笑道:“怎么會不用,雅里來接父皇,父皇心中高興萬分??!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抱著那女人更高興?!毖爬锖吡艘宦?。

    耶律術烈一笑,不在乎的揮揮手道:“來人,把她殺了?!?br />
    那摔在地上的高麗美女聽不懂遼人說了什么,直到有人拔出彎,她才隱約明白,連忙惶恐求饒,卻也沒有,不一會兒就變成無頭死尸,香消玉殞。

    可汗討好女兒道:“這次高麗王送朕五百美女,金銀布匹,這些女人如牛羊,父皇只是隨便看看,哪有我家雅里重要,雅里來接我,父皇當然高興!”

    耶律雅里這才高興起來,從馬上探身,給了父皇一個擁抱。

    術烈可汗高興大笑,正巧這時后方來追趕公主的人馬也到了,連忙下來跪拜可汗。

    隨即大軍回營,一路上耶律雅里興高采烈,也向父皇說了心中擔心。

    可汗聽后大笑:“不過是夸大其詞罷了,西夏那平夏鐵鷂子以前確實厲害,可他們根本不懂選勇士,而是父親把盔甲傳給兒子,兒子再傳給孫子,世代永繼,幾代下來,早就不如當初。

    女真人的鐵浮屠倒是厲害,不過騎兵攏共不足萬人,鐵浮屠更是只有千余,怎么敢與我大遼百萬帶甲之士交鋒!哈哈哈哈”

    說著他笑起來,耶律雅里聽完明白過來,原來是她不懂事多慮了,心頭憂慮盡去,臉上沒了愁容,也高興笑起來。

    夜風習習,笑道一半,可汗突然不笑,皺眉道:“倒是那景國,最令朕頭疼!”

    “景國?景國不是內亂么,都成兩國了,現在父皇回來,大軍南下,說不定能打到開元去?!毖爬餁g快的說。

    術烈可汗搖頭:“如今事情不簡單了,雅里可知道父皇這次東進為什么回來這么慢?”

    雅里搖頭。

    “本來五月二十左右就在東京見到高麗人了,布匹、金銀、美女,樣樣不少,女真人也不敢動,可要回來的時候,南院王派人從南京幽州送來戰報,說景國平南王兩敗徐國十萬大軍,已經攻破徐國北邊的凜陽重鎮,包圍了國都蘇州城!”說到這,術烈可汗也滿不可思議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平南王?那個十六歲的景國王爺,他不是只帶了千人嗎!”雅里反應過來,驚呼道。

    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上海福利彩票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