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筆趣閣 > 世子的崛起 > 三百五十一、辯論結束

三百五十一、辯論結束

 熱門推薦: 民國諜影、 神醫凰后、 重生最強女帝、 玄天龍尊、 時尚大撕、 間諜的戰爭、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筆趣閣] http://www.hhtxct.live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學子們自然也攛掇他作詩做詞,李星洲以沒有靈感為由拒絕。

    倒不是他背不出來,只是人無遠慮,必有近憂,他記得的中秋詩詞就有那么兩首,可是要備著救急的。

    比如上次梅園詩會,再有上元詩會那樣的情況?,F在若是為一時單純的裝逼背了,以后遇到不得已的情況怎么辦?他還背什么去.....

    所以李星洲一直壓抑內心的虛榮,哪怕阿嬌眼睛亮晶晶的,一臉期待看著他,那崇拜的嬌美之態,讓他骨頭酥麻,都沒松口。

    即便他沒作詩,他在蘇州寫下的“澤國江山入戰圖,生民何計樂樵蘇。憑君莫話封侯事,一將功成萬骨枯?!币苍谠姇锌焖倭鱾鏖_來,還被說著各種版本的小故事,也大有力壓群雄的姿態。

    最后眾人商議出的前三甲中,晏君如一首《念奴嬌.中秋》“明月當空,照高樓,回廊幽雕檐秀。蛾眉緊蹙,玉臂瘦,憑欄空望西疇。秋風乍起,黃葉簌簌,怎奈思君愁?夜覺凝眸,惟見流水悠悠。錦書托于嫦娥,嫦娥不解憂,人念愛儔!陰晴圓缺,月常有,人亦總歷煩休。悲歡離合,不人由,盈月空明照當樓。佳期難覓,惜此生少年游?!睘榭?。

    宴君如上臺之后慷慨陳詞,直言不如平南王四句大氣簡練,只為“虛魁”,他以后會更加努力,向平南王學習,也引來眾人一陣叫好。

    李星洲一臉懵逼,感覺自己飄了,被這些人吹飄的。

    對于學子們的敬重,他感激受用,同時不斷提醒自己,仔細分析和琢磨這種敬重的心理動機是什么。

    沒有人能做到完全理智,但盡量理智是領導者應具備的重要品質,如此才不會浮于表面,不會困于表象,不會在戰略上誤判。

    詠月閣詩會熱鬧非凡,一直持續到午夜。

    今晚不禁宵,可李星洲心想的卻是朝堂里的情況,辯論也快結束了吧。

    詩會散去時,很多學子依依不舍來向他道別,隨后陳文習也送了一些禮物,他知道王府不缺錢,所以沒給禮金。

    散會后,李星洲帶一臉激動阿嬌在回廊里等候詩語她們。作為金童玉女,郎才女貌的典范,小姑娘也被眾人吹捧得飄飄然,要不是他拉著,已經飄上天了。

    沒想巧遇出來的羽承安,起初因為光線昏暗沒看清,看清之后隔著幾步他先作揖,對方畢竟是長輩。

    羽承安點點,就要走開,突然又回頭道:“王爺真是才華橫溢,年少有為,小小年紀便有這般本事,實在難能可貴?!?br />
    “多謝羽大人夸獎?!崩钚侵抟贿吙丛娬Z她們的位置,一邊應付。

    羽承安一笑:“老夫今晚也算一睹平南王風采了,不過希望他日再見,王爺還能風光依舊?!闭f完轉身消失在走廊另外一頭的黑暗中。

    阿嬌聽得莫名其妙:“王爺,羽相在說什么?”

    李星洲卻聽出些味道來:“我也不是很懂......”

    不一會兒,詩語她們過來了,李星洲帶著眾人高高興興的去賞月煮酒去了,嚴毢那邊已經安排好下半場,中秋又是團圓節,自然要與自家人過......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深夜,東華門外人影攢動,少數幾隊武德司軍士還在值崗,門外等候眾多車馬,人們打著燈籠火把,將東華門照得格外明亮,不斷有老人從東華門內出來,臉色不一,有高興的,有得意的,有憤懣的,也有破口大罵的,然后被眾人恭恭敬敬迎走。

    他們都是在朝堂辯論的大人物,隨著時間推移,人影不斷去散。慢慢的,門外等候的人越來越少,待到凌晨,便只有一輛孤零零的馬車,一個下人等候在那。

    車檐上掛的燈籠燭火閃爍,外罩寫著一個黑色“陳”字,說明這是王府的馬車。

    不一會兒,黑暗中傳來馬蹄聲,守車的下人回頭,就見一匹快馬上,一位高大年輕公子翻身下馬:“你是來接陳鈺老先生的?”

    下人不知來者是誰,但見這公子衣著華貴,這寶馬只怕千金,不像尋常人家,連忙回答:“正是,老爺要張羅詩會,來不及趕來,所以便叫在下前來,不知公子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來接他的?!蹦侨A服公子道,

    “公子是老太爺弟子么?”

    “額,算是吧........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李星洲看著冷冷清清的高大東華門,詩語她們在聽雨樓。

    府中張羅下人過節的嚴毢,嚴昆,嚴申,季春生等人;去看他父親回來的起芳,還有固封,固祈,祝融,鐵牛,趙四,關仲,帶來家里人;以及才搬到城南的李譽堂弟一家都齊聚聽雨樓。

    聽雨樓擺下幾十桌火鍋晏,十分熱鬧。

    可李星洲總覺得突然少了什么,然后突然想起,大概是少了那個天天對他行禮,風雨無阻,寒暑不避的老人吧。他兒子陳文習要張羅詩會的事,他家中又沒幾個下人,所以便讓他們先吃,自己來接人。

    果然,等他的只有一個孤零零的下人。

    大概凌晨一點左右,李星洲和下人終于等到拄著拐杖吃力出城的老人。

    他下馬上前,老人見他一愣,然后點點頭。

    李星洲扶他走路:“結果如何?!?br />
    老人認真的說:“陛下說若再多嘴舌,就讓老朽去瓊州養老?!?br />
    李星洲一震,所謂瓊州,大概就是景國最南端的沿海之地,甚至還有包括海島。相距幾千里不說,還是蠻荒之地,說白了就是流放,以老人的年紀,流放幾千里等于直接殺了他.....

    “陳大人怎么想的?!?br />
    夜風中,老頭頓了一下,然后凄然笑道:“瓊州也不錯......老朽已是半截身子入土之人,七十而從心所欲,沒什么看不開的,瓊州路遠,遠不過天下正道?!?br />
    李星洲明白了老人的意思,微微一顫,倒沒勸他,因為勸不動。

    只是將他接到聽雨樓,有些事,他根本無能為力,即便他要去死,也只能看著。

    在聽雨樓熱鬧的氛圍中,老人也高興的與大家說笑,還能吃肉,只是以后不知他會在哪.......

    聰明的皇帝最終還是想到思想統治或許更有用。

    世子的崛起

    世子的崛起

    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上海福利彩票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