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筆趣閣 > 世子的崛起 > 兩百六十二、果然被岳父坑了

兩百六十二、果然被岳父坑了

 熱門推薦: 民國諜影、 神醫凰后、 重生最強女帝、 玄天龍尊、 時尚大撕、 間諜的戰爭、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筆趣閣] http://www.hhtxct.live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御花園內,涼亭小道,秋菊正好。李星洲將眉雪留在園外,由于小太監照看,然后隨帶路宮女入御花園。

    門口伺候著幾個宮女,手持花籃,帶披風大衣,雨傘鞋履,以備不時之需。

    待入園子后,遠遠的李星洲便看見遠處小亭中站著一人,是他岳父王通,小亭石桌上煙火裊裊,放著一爐炭火。

    視線被亭柱阻隔,待繞過小亭之后,他終于看到,坐在王通對面的正是當朝皇帝。

    李星洲心里隱約有了不好的預感。

    等到中央小亭,皇帝正坐上位,王通站在一邊。

    他將手里馬鞭交給旁邊宮女,然后上前拱手道:“拜見皇上?!?br />
    皇帝點頭:“你們兩都坐下吧,今日召見也別無他事,乃是家事?!?br />
    說著他擠出一絲笑來,皇帝這別扭一笑,李星洲更是不安,看王通一眼,與他一同坐下。

    皇上自顧自的命人給他們上茶,然后對王通說:“令愛嫁給星洲,從此便是我天家之人,以后你們翁婿要多走動走動,聯絡感情。星洲這孩子么,雖頑皮,但多有武略,而王卿為我天家治世二十余載,想必胸有文韜,多多交流能互有益處?!?br />
    “謹聽陛下教誨......”王通連忙恭敬拱手。

    皇帝隨后又肅然說:“有此良緣,以后王卿也算我天家之人,從此之后,寧江府一代濟世安民之責都要拜托你了?!?br />
    見皇帝器重,還把他說成自家人,王通感動不已,連忙再拜:“陛下嚴重,身為人臣,此乃分內之事,若為天家皇上,下臣就是肝腦涂地也在所不惜,只為上報國家,下安黎庶?!?br />
    “起來吧?!被实埸c頭:“王卿忠心耿耿,一如汝父,都是國之棟梁,這些朕自然知道。如今朕聽說江州出現亂局,匪盜猖獗,百姓不得安,可有此事?”

    王通一聽有些慌亂,但還是老實點頭:“回稟陛下,確有此事?!?br />
    李星洲在旁邊聽著卻心頭一跳,什么情況,皇帝怎么知道這事的!

    奏折不是都被德公攔下了嗎?同時心里也有些隱隱不安,這不是什么好兆頭。

    皇帝也沒責怪王通之意,接著說:“此事朕也知道,王卿是為支持南方戰事,所以加重賦稅徭役,才有此禍,說到底也是為國分憂?!?br />
    王通松了口氣。

    皇帝又提醒:“不過,收幾個錢,稍加徭役,那些刁民就敢不服,就敢亂起,王卿平時只怕太過愛縱了!”

    王通連忙拱手道:“陛下教訓得是,陛下圣言教誨臣謹記在心?!?br />
    皇上說著像是想起什么,難得一笑,端起茶杯道:“束御愚民,你要多和星洲學學,當初他在瀘州,硬是拉十數萬民眾為之調遣聽命,才得以輕松擊破叛軍,這些他可最懂?!?br />
    皇帝說著撫了撫胡須,似乎有些驕傲。

    王通看他一眼,臉色尷尬,但還是連連點頭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們讀書人都信奉圣人圣言,說愛民如子,說民貴君輕,但那是口頭話而已!

    待到治民之時,你若手軟,他便跳起來;你若不讓他見點血,他便不知什么是天高地厚!”皇帝說著哼了一聲:“所以慈不掌兵,仁不為政,江州之亂,說到底是你這個知府太過心慈手軟,明白么?!?br />
    “臣知罪,臣明白......”王通嚇得連忙跪下磕頭。

    皇帝也不多言,面無表情接著說:“寧江府近幾年向來富庶,都是你的功勞,說明你整肅吏制,安定一方確實做得不錯,不過還是不夠雷厲風行?!?br />
    皇上說著站起來,背手面對亭外荷塘,王通也連忙起身跟上去。

    “正好,江閑軍北上,北方局勢緊張,朕也準備明年開春再增兵關北,以防萬一。

    到時候必然要設京北轉運使,督辦糧草北運之事。轉運使掌糧草督運之事,攏一路兵馬大權,正好也能幫江州平亂,那便早設也好?!被实壅f到這,回頭看了他們兩一眼。

    看皇帝毫不遮掩的眼神,李星洲心里嗖的一下涼了.......

    皇帝叫來他們兩,又談轉運使之事,其中用意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果然皇帝看他一眼,然后慢悠悠的說:“星洲歷經南方戰禍,整肅安蘇、淮化兩府,功勛卓著。

    朕也仔細看了你和楊洪昭所呈戰報奏折,你雖年紀輕輕,但手段雷厲風行,行事果決,奇謀百出,對天下局勢又目光長遠,思慮深沉。蓋腹有治世之良策,定亂之權謀,是我景國棟梁!”

    說著皇帝伸出干瘦的手,拍了拍自己肩膀,老皇帝因年紀關系,手臂肌肉蜷縮,看起來干瘦,可力道卻不小,李星洲能清楚感受那分量。

    “所以你來定江州之事最好!明日朕便下旨中書,加你為京北轉遠使,督北上糧道,同時幫助王通,負責整肅寧江府一帶禍亂,不得有誤?!被实壑惫垂纯粗?,那眼神容不得半點違逆。

    李星洲本想說幾句拒絕的話試試,但權衡再三,話到嘴邊最終沒說出來,老皇帝太過強硬。

    王通也目瞪口呆,但不敢多說,連忙跪下領命。

    京北路轉運使,意思就是監督和負責京北路糧食輜重運輸工作,還有監督巡京北路查各級官員,調動京北路所有軍隊的權力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因江州的事,這就是一個活脫脫的美差,比起魏朝仁那樣的節度使,只是少了一個政治權利,但也可說獨攬一方大權。

    可偏偏皇帝給他加轉運使的目的就是讓他方便處理江州一帶亂局......

    這點讓李星洲頭皮發麻,他看得透徹的,那可是一個誰都不想碰,誰碰都會焦頭爛額的爛攤子。

    “臣.....謝陛下?!弊罱K李星洲還是無奈單膝跪下謝恩。

    皇帝點頭,沒有半點表情波動,只是平常一樣說道:“不要讓朕失望,如今眾皇子皇孫之中,你是朕最器重的。

    還有,你皇后奶奶想你,出御花園之后,你也順道去看看她吧?!?br />
    “是......”

    之后,王通告退,李星洲去了后宮見皇后。

    皇后見他自然是一陣關懷,又叫宮女送上許多她自己做的名貴糕點,對他噓寒問暖,同時還提醒他早日與阿嬌完婚,她想抱重孫。

    李星洲只能點頭,他也想啊,他本就不是什么正人君子,可是阿嬌還小,怕傷到她。

    古代孩子的存活率民間沒有記載,但宮廷的大多記載清楚,就以清宮為例,大多數皇家子嗣并不是像人們想的那樣死在宮斗中,而是早夭,死在十歲之前,大多是因病或者天生殘疾。

    最后能活下來的只有四、五成左右,這是一個恐怖的數字,民間估計也差不多。古代人口不多,和這種非常高的新生兒死亡率有著極大關系。

    除去衛生條件不好,還有一大原因就是早孕早產,女孩的子宮盆骨都沒發育完全就開始懷胎生子,怎么能不容易出事呢。

    李星洲也是怕這個,所以他向來只和詩語行云雨之歡。

    要是阿嬌再大兩歲,他可沒那么矯情......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臨走之前,太后又吩咐人給他包了一袋南方進貢的好茶,一盒精致的糕點,然后才出宮。

    李星洲心里煩惱,找太監要回眉雪,慢慢騎馬踱步出宮。

    腦子里一直在想,到底哪里出了疏漏?明明有德公把關,為什么皇上還能知道這事,而且牽扯上王通,定然是還說了中秋那天晚上的事。

    突然腦海中光芒一閃,一拍腦門,靠,他忘了太子!

    正懊惱嘆氣,剛好出午門,遇到在那等著的王通。

    王通一臉愧疚,尷尬上前作揖:“此事......此事本官不是有意牽扯王爺,實在,實在一時疏忽口快,以后若圣上責難,本官一人做事一人當,江州之亂蓋因我起,我會呈送奏表,向陛下明言......”

    見他尷尬慚愧,一個年過中年的人向他一個小孩認錯,李星洲也不好說重話,何況他還是阿嬌的父親。

    于是嘆口氣道:“王大人言重了,既有人不滿,反正早晚之難,早來晚來都一樣,既如今本王為京北轉運使,此事就是職責所在,你也不用多慮,我自有辦法?!?br />
    說著騎眉雪而去,心里滿是無奈,誰叫他是阿嬌的父親呢。

    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上海福利彩票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