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筆趣閣 > 世子的崛起 > 五百七十一、神速進軍

五百七十一、神速進軍

 熱門推薦: 民國諜影、 神醫凰后、 重生最強女帝、 玄天龍尊、 時尚大撕、 間諜的戰爭、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筆趣閣] http://www.hhtxct.live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午后吃完飯,新軍士氣高漲,十二個炮兵班已經利索的在城外架好大炮,大軍完全將蔚州城南圍困得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在攻城之前,他先讓隨軍北上的遼國人蕭鴻祁用契丹語喊話,讓城里人投降,保證善待所有人。

    不過大抵是因為楊文廣大軍留下的陰影,喊了半天毫無作用,還有人高聲在城頭大喊一些聽不懂的話,蕭鴻祁為他翻譯之后才明白,他們是在罵自己是騙子。

    李星洲放棄,準備好武力破城。

    蔚州城頭,很多人人影往來匆匆,不斷往城頭搬石頭,油鍋,各種箭矢......

    顯然他們準備死守了,作為燕云十六州的門戶州,蔚州城防不可謂不嚴密,畢竟過了邊境就是這蔚州。

    所以即便經歷昨晚的慘敗,人們對守住這城池依舊信心滿滿。

    不過新軍也是信心滿滿,他們練了一年多了,特別是炮兵兩營,在趙四帶領下歷經無數實驗,對各種材質的防御建筑毀壞效果心里非常有底。

    “情況怎么樣?”李星洲騎著梅雪,來到離城前三百米左右的炮兵陣地問道。

    “王爺,屬下觀察過,蔚州城門木質結構,厚度五寸左右,誤差不過一寸,門骨鑲有鐵條,這個距離需要兩到三輪射擊,如果再推進一百米,屬下有把握一輪射擊就轟開城門?!迸诒碱^信誓旦旦的保證到。

    李星洲遠遠的看了城頭嚴陣以待的弓弩手,搖搖頭道:“不用,在這射擊?!彪m然百步穿楊就是萬里挑一的神射手,而百步也不過一百多米,二百米的距離按理來說應該是安全的。但他可不想拿自己的炮兵去冒險,無非是多十幾發炮彈的問題。

    蔚州城墻想要現在的火炮轟塌肯定不是一會兒就能做到,架上一百門炮,連續轟擊一兩天還有可能,直接把寬到城頭可以跑馬的城墻轟開。

    西路軍沒那么多炮,也沒那么多炮彈。

    但古代城池根本沒有防御火器這一考慮,所以木質的城門就成了最大的缺點,或許轟塌城墻費力,可打穿木質的城門,靠著火炮的動能卻不是什么難事。

    三百米外的城頭,眾多遼國守軍手持彎弓,刀劍,準備好金水(燒沸的屎和尿),熱油嚴陣以待,嚴陣以待,可惜了,這些東西他們恐怕用不上了。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大片旌旗延綿數十里,白色的營帳連綿在南京城外,在盧溝南岸連綿成一條長龍,延綿到遠處看不見的太行山腳下,時隔一年多,大遼昔日榮光,似乎開始隱約重現。

    契丹人治下的大國,已經許久沒有如此團結景象,這樣浩浩蕩蕩的雄偉景致,讓許多人心中不由得又燃起希望。

    雖然他們只剩下南京,還有岐溝關,山海關,居庸關之間的一片土地,但至少又有了希望.......

    營地內,幾位契丹將領正在討論要不要南下的問題。

    耶律大石站在營帳前,他沒有參與討論,因為心中早有打算。

    上次他們確實贏了,但卻非常危險,因為他們是劣勢的一方,不不得不絞盡腦汁,讓景軍被迫選擇戰場,如果等下去,肯定是景軍掌握主動權。

    如今不同,他們是優勢的一方,如果要讓自己的士兵完全展開,發揮出最大實力,他們需要一個廣闊的戰場。

    如果情況正如那些景國人說的,那么基本可以斷定,從安定一帶來的大軍會是主力,不過也而只有一萬人。

    而海上那異想天開的五千人,蕭干已經帶人負責在楊村一帶封鎖,根本不用擔心。

    景人如果走的是蔚州,安定直接到達南京城下,那么他只有兩次機會,一處是蔚州城外的開闊地,還有就是南京城外,盧溝南側的平原。

    這兩處都可以讓他的兩萬多精兵完全展開。

    正在他思考的時候,斥候回來了。

    伺候騎馬穿過營帳,直接到達他面前:“大王,蔚州有消息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情況?”

    “我北上的時候景國人已經出了代州,很快就會到達蔚州,蔚州守將要我告訴大王,他會帶人出擊,埋伏打擊景軍?!背夂蚧貓蟮?。

    耶律大石點點頭,伏擊是可以打的,畢竟景國人不熟悉地形,只要阻止得當,就能打他們一個措手不及,很大概率可以成功。

    “看來我們可能要去蔚州打仗了?!币纱笫匝宰哉Z,他在心中已經有了對于這場仗全局的大體猜測。

    蔚州城里有守軍三千兩百多人,如果偷襲成功,景軍先鋒銳氣大挫,進軍肯定會受阻,如果偷襲不成功,退守蔚州城,景國也難以逾越這座重鎮。

    這場仗不管勝負如何,一旦開打了,就會把景軍拖在蔚州,所以他覺得自己估計要去蔚州城外面對景軍了,因為如果景軍撤軍,那就達不到一次把他們打怕的目的、

    這樣一來,耶律大石是有擔憂的,身后的南京城守軍就不多了,他擔心的不是景國五千搞笑一樣的偏師,而是居庸關,山海關駐扎的金軍。

    女真人可不是景國人,其悍勇至今也令人心有余悸,即便人少,兩處駐軍加起來也遠遠不比不上景軍,依舊是最令他擔心的。

    可是景軍呢,如果不將他們一次打怕打服,他們總會沒完沒了,再小的蒼蠅也會煩人。

    經過一番激烈的思想斗爭,終于在傍晚,耶律大石下定決心,“傳令三軍,今晚做好準備,明天一早,開拔南下!”他雄心壯志,高聲豪邁道。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天剛剛亮透,大軍已經準備完畢,耶律大石正在喂自己愛馬,準備南下,做晚連夜南下的的時候氣喘吁吁的跑來,下馬跪在他腳邊。

    “大王!景軍到安定了,景軍已經到安定了!”

    “嗯?!币纱笫S意點頭,繼續喂馬,斥候沉默下來,慢慢的他喂馬的動作他也停下,意識到哪里不對.......

    “什么?你說什么,景軍到哪?”他問,

    “安定.......”斥候低聲道。

    “安定!”耶律大石不可思議,手中草料袋也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屬下昨天下午南下,快馬才到安定就遇上景國人已經把安定城團團圍住,急忙連夜趕路回來向大王匯報?!?br />
    耶律大石呆住了,“不可能,他們不是在蔚州嗎?怎么到的安定!”

    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上海福利彩票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