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筆趣閣 > 今生唯有許諾 > 第五百一十二章 錢不是萬能,可沒錢萬萬不能

第五百一十二章 錢不是萬能,可沒錢萬萬不能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筆趣閣] http://www.hhtxct.live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后知后覺的秦宇方意識到,自己和寧公子大概是互相吃味,才會爭鋒相對,且不留情面。

    都是成年人,正常情況下該不會這么幼稚。

    想通透這一點的秦大少無語冷哼一聲,天下之大還真無奇不有,沒想到這么快就與寧少正面杠上。

    好事一定談不上,只希望影響不要太大。

    男人轉身緩緩仰躺到水面,任由自己處于最放松狀態,悠然向對岸行去。

    如果這段時間不方便與心心聯絡,那就再等些時日又何妨。

    某影帝暗自下定決心,回到南城后第一件事就去學校堵她,像上次女孩堵自己一樣,有來有往,這才合理。

    寧公子手伸再長,也不會二十四小時跟在心心左右,那就意味著有機會接觸。

    他秦宇想追一個女孩,還真不會任由一個陌生男人說了算,有阻礙又如何,他秦家小公子何曾怕過誰。

    寧氏在華夏是龍頭老大,在國際上地位的確與秦氏相當,于身份背景他并不需要露怯。哪怕私心里,亦對寧公子頗為欽佩,也不能因此不追心心。

    一碼事歸一碼事,自不會混為一談。

    他最不確定的就是女孩的心能否為他留個位置,不是做遠在天邊的偶像,而是近在咫尺的戀人。

    沐家小姐并不是無名氏,他動用不得任何手段,只能用真心去換,卻完全不知道結果會如何。

    水是最溫柔的物什,能夠細細的熨燙人心,直至不再煩亂。

    此時的泳池里,那男人已經失去蹤跡。當不再浮躁后便舒適的沖個熱水澡,再換一身家居服去陪老爺子下棋或聊聊天。

    每年這個時候,老人家總最開心,盼著最小的愛孫能夠常年陪伴左右,卻又不忍心折斷他雙翼,只好在新年時才能闔家團圓,想想也心酸的。

    秦家不缺錢,可真做不到萬事如事,總有那無奈之事。

    但比起尋常百姓家還是好太多,至少不必受那銀兩短缺之苦。

    錢不是萬能,可沒錢萬萬不能。

    人生在世,現實點更好,沒人能完全免俗,不吃不穿不喝,也不消費,在無關尊嚴時偶爾低一低頭,也許前方的路會更寬廣也說不定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新年如約而至,家家戶戶換新顏,人人換新衣,大街小巷,年味十足。

    認識的,不認識的,在這種日子都會大方的給予所有人笑臉,誰都不會在新年里苦著一張臉,第一天總要圖個吉利。

    上午忙著給長輩拜年,下午則是自由時分,按照往年約定,施樂和沐清帶著各自家人來到御園,今年多一位稀客,就是不曾來過的蕭少夫人李涵。

    一個極其婉約古典的女子,可說美的不露聲色,看著平常卻又相當耐看。

    大家總算明白當年蕭景為什么會在一眾千金里選中她,只因看著太舒適,不會覺得有一絲不恰當。

    今天夫婦倆一起到訪意味著什么,所有人心知肚明,全都為他們衷心的祝福著。

    許諾做為東道主,特別熱情的迎上去,嚇得初次來的蕭少夫人險些躲開。

    眾人均扶額,蕭景忙解釋一聲,“嫂子是太喜歡你?!?br />
    這話聽的李涵俏臉嫣紅,蕭景見狀眸色微暗,自從決定接受她,便發現某人身上的閃光點一一浮現,讓他猝不及防。

    當年的眼光雖帶著隨意性質,卻幸運的給自己挑了最好的那一個。

    如今開始兩人的甜蜜生活,想來不算太晚。

    許諾仔細看著李涵,暗暗唏噓一聲,蕭景那些年還真是可惜了美人。

    “今天我們這里沒有長輩,就幾個朋友。你不要見外,怎么舒服怎么來?!彼@話說的非常實誠。

    李涵沖她靦腆笑了笑,微紅著臉點頭。她是被李家呵護著長大的千金小姐,年輕時就對蕭景上了心,后來蕭家要給說親,便讓家人提前斡旋,總算有了好結果。

    后來那些年,明知蕭景心里有不可言說的痛,她也默默的守護在側,只希望有朝一日某人能夠回頭看一眼她。

    蕭景是君子,這些年雖說對她冷淡,卻也沒在外面尋花問柳,只是依舊沒放下心里那輪白月光。

    清楚這一點的李涵,從沒有與男人談過這一點,但心里對施樂還是有著不可言喻的奇特感受。

    一方面感謝她選擇楊棟,沒有選擇蕭景,否則定沒自己什么事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又有著無法丟卻的嫉妒,自己名義上的丈夫心里始終只有那一人。

    前些日子,蕭景突然找她談話,內容讓她連過幾日才回神,委實太驚訝。

    因為他說要和她好好過余生!

    對李涵而言,沒有比這更不可思議的事,哪怕這些天兩人如膠似漆的生活在一處,也依舊讓她覺的是在做夢。

    每天清晨都會早早醒來,然后一眼不眨的看著男人的俊顏發癡。

    直到前兩日,她才驚覺自己如今的幸福是真實的,便主動提出愿意和他一起參加朋友聚會。

    往年都只缺席她一人,原因是什么大家也都很清楚,只是都不點破而已。

    既然最愛的他已然端正態度,那她還有什么好別扭,一笑泯恩仇才是真。

    蕭景溫柔笑著看妻子,第一次帶她來這里,別說某人會不習慣,就連自己都擔心會不會有哪里不妥當。

    楊棟和寧意正坐在一處敘話,看見夫婦倆便沖蕭景招手,示意他過去。

    男人猶豫了,怕自己一走開,初次來的她會搞不定那些家伙,單單許諾一個就很值得人擔心。

    那可是什么話都敢直接說的主,這種人特別可怕,捅出簍子還一臉無辜的讓你不忍怪罪,再加上護犢子的寧意,這對夫妻如今可說無敵。

    不過,他們在二十年前就很無敵,蕭景輕聲問身邊夫人,“他們叫我過去,你是跟著嫂子還是和我一道?”

    李涵打量一下全場,雖第一次和他們聚會,但分得清誰是誰。

    略一思索,她毫不猶豫的對有些擔心的蕭景說聲,“我和嫂子過去,你放心和他們玩,我既然來了便一切安好?!?br />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上海福利彩票网